信管家期货

第一零六九章 天地两分

介绍:本书简介书名:问道红尘作者:姬叉推荐:荐票推荐书签:加入书签举报:

     您现在阅读的是由wxlongma.cn提供的全本小说 - 《问道红尘》 第一零六九章 天地两分
    天机子从来就没觉得,取得九婴信任会有什么难度。

    谋算宗和万道仙宫翻脸分家是好久以前的事了,一度要死要活,天机子还被狗咬了,也是神州修仙界一项津津乐道的小典故。

    谁都知道双方有仇恨,能有几个会觉得这两伙人又能合作起来坑人……

    能试探你几句都算是挺谨慎了。

    怼它几句反而更信你,人心便是如此。

    见九婴改嗔为礼,天机子当然也不会继续犟下去,也施了一礼:“愿为陛下平三界。”

    九婴笑道:“先生且领天机星神职何如?”

    天机子知道这个不能拒绝,便笑道:“固所愿也。”

    话音方落,就仿佛有一种无形的力量进入身躯,神性凸显,枷锁暗藏。天机子没有闲工夫细细感悟,只是笑道:“谢陛下恩赐。”

    于是君臣尽欢,如鱼得水。

    九婴笑道:“如今局势,先生可有以教我?”

    天机子道:“万道仙宫一役,实际已经做出了分界,八十一天的期限形同虚设,该接引谁上天的就去接引,没必要再等了。否则秦弈捏合各方势力,反而会先把异见者铲平,那都是天宫的损失。”

    “秦弈捏合各方势力?”九婴慎重道:“他真办得到?”

    天机子捻须而笑:“陛下不妨放下神念,看看贫道是否误判?”

    九婴本来就打算观测一下世间局面了,之前没工夫,天机子这么一说,他便铺洒神念,纵观天下。

    然后就有些心惊。

    它看见整个神州气脉都在动。北到天枢神阙,东到蓬莱剑阁,西到灵云宗,南到玄阴宗,除此之外还有无数大大小小关联宗门……以及东海龙子,禁地各族,八方风涌,全部向横断裂谷聚集而去。

    若是把大荒幽冥都汇聚,这股力量完全可以把天翻个筋斗,搞了半天它九婴反倒成了弱势一方……真是让人哭笑不得之事。

    天机子也有点心惊。

    太清真的太强了……他就随口说说神念观测,还真能观测……这真是整个世界一览无余?

    双方各自沉默,半晌九婴才轻叹一口气:“诚如先生所言,秦弈已聚天下,没必要再等了……大风。”

    大风忙道:“在。”

    “去接引要上天的人都上来,从此天地对峙,两分格局已成。”

    “……是。”

    一阵妖风卷过,大风下凡不见。

    九婴再度转向天机子:“先生看得果然透彻……如今既成天地二分之局,先生认为该从何处下手?大荒何如?”

    天机子如看傻缺一样看了它半天:“大荒各族,本就近于巫,谁代表了天,他们就认谁。有什么必要多此一举?”

    九婴摇头:“特指悲愿。”

    其实天机子对大荒的了解极少,只是从万象森罗的人那边隐约探知了一些,压根不了解悲愿怎么回事,但他知道菩提寺和万象森罗似乎已经化敌为友,有了结盟意。而万象森罗旗帜鲜明反天,那菩提寺也该是反天的。

    他想了想,也摇头道:“我觉得悲愿如果不傻的话,此时早逃了。”

    九婴:“……”

    神念向东,菩提寺空空荡荡。

    九婴叹了口气,又道:“朕原本在想,想要统合人间的话,有两个步骤。一是压服修士,以天枢神阙为代表,一旦登天,碌碌之辈不足道也。最后设法除去流苏瑶光,天下定矣……不料鹤悼居然出了幺蛾子,事情变成这幅模样……”

    天机子道:“两步?那第二呢?”

    “第二,则是广泛的人间生灵,以当世人皇为代表。”九婴道:“如果人皇下诏敬天,朕护佑她江山万年,她为朕宣扬三界之序,这是对各自都有好处的事。”

    天机子眼皮跳了跳。

    九婴不傻。

    虽然一事无成的样子,它终究是远古以下第一个太清,不是傻子。处处吃瘪只是因为对手太超出理解了而已……

    看它提的人皇之事……这个步骤非常关键。若是人皇下诏,顺天应人,教化万民于此……便是少许修士不认账,可世间万万载传承,接受的理念都是如此的话,便是潜移默化地实现了它要的规则。

    人皇的意义本就在此,神州亿万生灵所属,一切的根基所在。为什么人皇气运连乾元修士都不敢随便惹?牵涉太广,远不是只言片语能够诉尽。

    越是统治范围扩大,越是受民众尊崇,影响就越深远。而如今的人皇,在这些方面已达世之极限,便是远古那位在这方面都没她影响离谱。

    天机子在走神,九婴继续说道:“这也是延续当年远古之事,先生或许不知,当年瑶光要治三界,首当其冲的对手也是人皇。在道之意上,便是天人不能如一,一切休提。朕从一开始就打算去找人皇,可这事情有点麻烦……”

    天机子醒过神,下意识接口:“什么麻烦?”

    “如果是一般皇帝,随便派个使者就可以了……但当今人皇是秦弈的徒弟,她只会听秦弈的。所以朕原本想压服了修士之后再做此事……如今事态已变,朕是不是该去对人皇用强压手段?如果动武,是不是会引发秦弈决战?此事牵涉颇广,暂时拿不定主意,先生试言之。”

    天机子暗道你真对当今人皇动武,那就不可收拾了……极可能演变真正的苍生浩劫,谁敢涉足这样的因果就等于把绳索往自己脖颈上套个严实。

    他这一刹那差点都有冲动怂恿一把,那想一想就带感。但他终究还是忍回了这种搞事的念头,谁特么敢做这种大因果的倡议者,他求的是道途,又不是爽一把就死。

    沉吟良久,天机子终于谨慎开口:“不可威逼,真把决战之所放在龙渊,秦弈固然失了裂谷地利,陛下也失了正统大义,此后战祸连绵,生灵尽丧,也非三界之治的本意了。”

    九婴不置可否:“以先生之意当如何?”

    这口吻,敢情你原先还真打算来硬的啊?天机子吓得不轻,忙道:“人皇虽是秦弈之徒,却未必凡事都是一条心。譬如人间帝王所愿,首推万寿无疆,其次江山万代,秦弈如何会重视这个?陛下若以永生为饵,人皇岂能抗拒这等诱惑?明奉师命、暗奉天心,这种两面三刀的手段对一位帝王太容易了。”

    九婴神色阴晴不定,若有所思。

    天机子也觉得说服力不够,忙补充道:“人皇也就是一个腾云期小丫头,顶天不过晖阳。如果陛下派遣擅长惑心者为使,就更简单了。”

    惑心者,便是青丘之狐,也比不上一款妖兽。

    讹兽。谎言之神。

    九婴拍拍手,殿外进来一个看似楚楚可怜的女子。

    “讹儿去试试。”九婴淡淡道:“若是不行,就暗杀人皇,你自代之。”

    天机子眼皮狂跳,借故道:“那臣也先告退,安置门下?”

    九婴颔首道:“先生门下,可暂居青龙各宿。以后有事再请教先生,先生且去。”

    到了自己星宫,天机子看着闪烁的天机星图,暗自皱眉。

    九婴还是凶戾之兽,好不容易阻止了它动武,居然想要暗杀取代……这消息必须传给徐不疑,可之前九婴的太清感知让他有些犹豫,约定的传信之法看来不敢随便用了。

    一旦被发现,可是万劫不复。

    可明明是这种如履薄冰的处境,天机子反倒觉得很刺激很有意思,比之前几千年都有意思,简直是战意满满,脑力开动得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大。

    身后郑云逸缓缓走来,叹气道:“师父原来……”

    “嘘。”天机子微微摇头,问道:“青龙各宿如何?”

    “感觉傻傻的。我连选择哪一宿都没定,特来问师父。”

    “呵……”天机子忽然笑道:“你去点亮房日兔星,然后直接去紫微星回禀九婴,说我们各宿选好了。”

    郑云逸愕然:“这是何意?”

    天机子眨眨眼:“有兔犯紫微,观星者自知其意。”

推荐投票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