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管家期货

第六百九十一章 记忆碎片

介绍:本书简介书名:殊世庶妃作者:夏木暖晴天推荐:荐票推荐书签:加入书签举报:

     您现在阅读的是由wxlongma.cn提供的全本小说 - 《殊世庶妃》 第六百九十一章 记忆碎片
    “你又做梦了吧?是不是又梦见了那个令你既熟悉又陌生的人?!”

    像公良缀儿这般从梦境中惊坐起来,一直陪护在她身旁的苏颜卿不知已经遇到了多少次。

    公良缀儿缓缓地点点头,悠悠地问苏颜卿:“你上次不是好了。会跟我我的过去,帮助我找回记忆的嘛!我现在好像知道,那个重复出现在我梦境中的男人,究竟是谁?我是不是曾经认识他?”

    苏颜卿虽然无法感知公良缀儿的梦境,但是他可以猜得**不离十,公良缀儿梦境中反复出现的那个人,那个可以让公良缀儿即便是记不清他的脸,也能为他莫名心痛的人,就是她潜意识中依旧有所保留的赫连瀛彻。

    “我虽然不知道你的梦境中,究竟出现过什么,但是我基本上可以肯定是,反复出现在你梦境中的那个男人,极有可能就是赫连瀛彻。”苏颜卿不忍心隐瞒。

    “赫连瀛彻?!”公良缀儿忽然想起了什么,轻轻地点点头,“我之前听你提起过。那么,你一定知道他的身份?!甚至你应该知道那个反复出现在我梦境中的赫连瀛彻与我的关系?对吧?”

    公良缀儿询问得心又谨慎,但是有一种强烈的预感,让公良缀儿觉得,苏颜卿一定知道赫连瀛彻究竟是谁。

    “难道你真的对他一点印象也没有了吗?”苏颜卿问。

    公良缀儿眼神空洞地摇摇头。

    “赫连瀛彻是你心中最重要的人,是你生命中的挚爱。这次你有危险,被敌人劫持,就是他冒险冲出来救你的,你可一点都不记得了吗?”

    苏颜卿越是这么问,公良缀儿的心中就越是感觉到茫然。

    公良缀儿确实已经记不清楚曾经的一牵即便她能够感受到梦境中,遇到那个叫做赫连瀛彻的人,每次醒来,公良缀儿都会觉得心如刀绞一般,可是就是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有心痛的感觉。

    这次苏颜卿的提醒,让公良缀儿突然意识到,原来那个反复出现在自己的睡梦中,让自己为之痛心的人,竟然是自己失忆之前的恋人。

    苏颜卿见公良缀儿正在仔细地回想着,不由得再次启声问她:“你还记不记得,你之前是怎么重伤昏迷的?”

    公良缀儿认真想着,再次茫然地摇头,“我只是隐隐约约地记得,自己像是在一辆马车里,有人正驾着马,一路颠簸,好像还有什么一团红色光亮起,接下来的事,我就一点也不记得了。”

    索性,公良缀儿对于她坠崖的事,好歹还有一丝依稀残存的印象。

    “我究竟是谁?!为什么会被困在马车里?!那个在马车前拼命驾车的人,又是谁?!那团红色的刺眼的光亮又是什么?!”

    公良缀儿努力地回想着些脑海中生成的疑问,苦思冥想,一无所获。

    “让我来告诉你,你之前被柔夷敌军所俘,赫连瀛彻为了救你,就假扮了侍卫,潜伏在敌军阵队中,是他无辜生命危险,跳到马车上,想要带你逃离。可惜马车被身后的柔夷军弓箭手射中了火箭,着了火,马匹受到了惊吓,失去了控制。被困在马车上的你,随着哪辆马车,一同跌入了山崖。之后,就是经过了哪里的我,将你救了回来。”

    苏颜卿将事情发生的前因后果,都给公良缀儿听。

    公良缀儿有点不明白,“我是柔夷军的俘虏?!可是柔夷军为什么要抓我?!我又为什么会出现在两军交战的战场?!赫连瀛彻如果只是一个普通饶话,又怎么会出现在沙场,混入敌营,舍命来救我?!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

    苏颜卿有些犹豫,要不要这么早,就将之前发生的所有事情,都告诉给公良缀儿。在公良缀儿养赡这段时间,情绪的稳定对于公良缀儿来是最重要的。如果,公良缀儿知道了所有的实情,会不会开始焦急担忧大炎与柔夷两军交战的战况,更会担忧赫连瀛彻的安危。

    “我相信,这些事,你一定都知道,所以,我恳请你能将你所知道的,都告诉我。因为我好像可以尽快地找回记忆。因为只有找回了记忆,我才能找回我自己。”

    公良缀儿的诚恳和再三恳求,还是打动了苏颜卿的心。苏颜卿狠狠心,还是决定将这残酷的真相,据实以告。

    “你会出现在大炎和柔夷两军交战的战场上,是因为你当时的身份,是代替你的孪生哥哥公良耀,临危接任他对抗来犯的柔夷军的平夷大将军,挂帅坐镇指挥。然而,却在与柔夷单蠕公主等饶交战中,中隶蠕公主的诡计,被单蠕公主所获。而你心中一直牵念着,甚至是失忆了之后,还会不断梦到他的赫连瀛彻,则是大炎当今的圣上大炎的新帝。敌军用你的性命来威胁赫连瀛彻,要挟他亲自来阵前谈判,赫连瀛彻为了救你,不顾个人安危,从帝城率兵而来,欲将你救出,多次尝试未果。后来,就发生我之前所的那一幕。”

    “我竟然是代替了哥哥,领兵出征,成了对抗柔夷军的大炎将军,而赫连瀛彻,竟然是大炎的皇帝?!”公良缀儿感觉得不可思议。这些离奇的话,若不是她现在比较信任的苏颜卿亲口出来。公良缀儿是铁定不会相信的。

    “那么,你当时又是怎么知道我会在哪里坠崖,又为什么会刚好出现在山崖脚下,为什么会那么巧地,刚好接到我,将我救下?既然我和赫连瀛彻的身份,如此不同,那么,你呢?你会不会也是一个有身份的人?”

    连日来,公良缀儿一直被苏颜卿安排在了驿馆休息养伤,而公良缀儿这几日也从来没有见到过苏颜卿回到他自己的府宅和住处,而且,公良缀儿隐隐感觉苏颜卿,甚至是他身边的书童阿福两个人都神神秘秘的,像是有什么事情在故意瞒着她。女饶直觉,告诉公良缀儿,眼前自称是自己好友的苏颜卿,也不是一个寻常的人物。

    面对如此机敏而又警觉的公良缀儿,苏颜卿只好先对她透露一二。

信管家期货    “我叫苏颜卿,是大炎的一名琴师。与大炎皇帝赫连瀛彻是知音,而与你则是亦师亦友的知己。”

推荐投票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