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管家期货

第一百九十六章 美梦成真

介绍:本书简介书名:小阁老作者:三戒大师推荐:荐票推荐书签:加入书签举报:

     您现在阅读的是由wxlongma.cn提供的全本小说 - 《小阁老》 第一百九十六章 美梦成真
    魏国公府,鸳鸯厅中。

    听说父亲要让自己跟昆山来的官差走一趟,徐邦宁就像被踩了尾巴的猫,一下就跳起来。

    “父亲,你说什么呢?咱们是什么人家?要我去跟个县令受审?”

    “你是什么身份?”却见往日眼里满是宠溺的父亲,此时双目中看不到任何的感情。“公爵伯爵还是侯爵?”

    “这……”徐邦宁闻言通体生寒,难以置信的看着徐鹏举道:“父亲,我是你儿子啊。”

    “‘我儿子’,这又是个什么官职?”徐鹏举却依然冷冰冰道:“一品二品还是三品啊?”

    “都不是。”徐邦宁平生头一次体会到什么是绝望,他已经彻底慌了。“可您的脸面,还有历代祖宗的尊严,不能丢啊!”

    “你还有脸说祖宗!”徐鹏举抓起桌上的茶盏,朝徐邦宁身上狠狠丢去。“祖宗的脸都让你丢尽了!”

    徐邦宁没躲开,被茶水泼了一身。

    只听徐鹏举咆哮道:“说实话!你到底在苏松干了什么好事儿?!”

    “孩,孩儿就是奉父亲的命,去开了个会啊。”徐邦宁还想打马虎眼。

    “那你就跟着他们去昆山!”徐鹏举气得呼哧呼哧喘着粗气。“放心,我会给你请最好的讼师!”

    “小公爷,你怎么这么糊涂啊。”马御史忙一面给老公爷顺气,一面劝徐邦宁道:“跟我们说谎,不是害你自己吗?”

    徐邦宁一愣,心说可不是嘛。便嗫喏道:“不都是被父亲吓的吗?”

    “这么说,你真派人毁了昆山的大堤?”徐鹏举面无表情问道。

    “不全是……”徐邦宁鼓足勇气答道:“儿子确实派人去掘堤了,可掘了半天没掘开。听说这次台风,昆山又安然无恙,可见大堤被毁,纯属夸大其词……”

    话没说完,就听老父亲重重一拍桌子,喝道:“把这孽畜绑了!”

    侍立在厅中的亲兵,早就得了吩咐,马上将小公爷按在地上,五花大绑起来。

    “父亲,这是干什么?”徐邦宁都懵了。“我已经说实话了啊。”

    马御史暗叹一声,心说这么大人了,怎么连‘坦白从严’的道理都不懂?

    “我徐鹏举,没有你这样的儿子。”老公爷忍着心痛,咬牙切齿道:“今日便也要學一把古人,大义灭亲!”

    “父亲,你怎么了?”徐邦宁一边挣扎,一边哭喊道:“我可是你最疼爱的儿子啊。”

    “惯子如杀子,老夫悔之晚矣。”徐鹏举见状,也忍不住抹泪道:“但我徐家的二百年祖业,不能被你给毁了啊。”

    “姓赵的会弄死我的,呜呜……”徐邦宁几乎崩溃了。

    “放心,我会让你大哥护送你去的。”老父亲的安排却十分周到。“到时候看看能不能求那赵昊,开恩放你一马。”

    徐邦宁闻言却彻底崩溃,父亲这安排,比杀了他还让他难受。

    “不不不,父亲,我宁肯自己去,也不要徐邦瑞陪着。”他慌忙摇头道:“他一定会整死我的,一定会的。”

    “不许这样说你大哥!”徐鹏举却冷哼一声,挥下手道:“把他的嘴堵起来。”

    亲兵便将早准备好的破布头,塞进了小公爷的嘴里。

    徐鹏举狠下心来不看涕泪横流的小儿子,闷声问外头道:“邦瑞来了吗?”

    “回公爷,大公子来了。”门外响起徐安的声音。

    “让他进来。”

    ~~

    徐邦瑞被叫来时,正在别业读书,人都到了鸳鸯厅门外,依然一头雾水。

    直到紧闭的大门打开,他才看到那满地的狼藉,还有被捆成粽子的弟弟。

    再仔细一看,就连昨天徐邦宁送给父亲的血珊瑚,都被砸了个粉碎。

    这是什么情况?徐邦瑞满心的问号。

    “邦瑞,你来了。”徐鹏举的声音响起,前所未闻的疲惫无力。更是多年未闻的柔声细气。

    “是,父亲,这是怎么了?”徐邦瑞按捺住幸灾乐祸的心情,低头小心问道。

    “坐下说话。你是老夫的长子,无需站着说话。”

    谢过父亲之后,他才搁了半边屁股在椅子上,却感觉自己像坐在云上一样。

    待听完马御史的讲述,徐邦瑞感觉自己的心脏,都要跳出胸口了。

    昨晚他还在感叹,想让赵昊趟这浑水,无异于痴人说梦。

    谁知徐邦宁这个蠢货,居然主动跑去招惹赵昊,而且直接突破了对方的底线!

    知乎知乎,自己都不敢做的白日梦,忽然不费吹灰之力就是实现了,到底是什么样的感觉?

    反正徐邦宁是懵伯夷的。

    徐鹏举看他没有面露喜色,心中稍感安慰,暗道好歹老大还算仁厚,没有幸灾乐祸。这样把位子传给他,倒也不用太担心身后事。

    他便拍了拍徐邦瑞的手臂,低声道:“你陪这孽障去趟昆山,代表为父跟赵公子谈一谈。”

    “啊……是,父亲。”徐邦瑞只觉胳膊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但那生理性的厌恶,也让他回过神来,忙点点头道:“儿子一定求赵公子放小弟弟一马。”

    “嗯,我相信你能做到。”徐鹏举深深看一眼成熟稳重的大儿子,半晌方幽幽一叹道:“只要他们答应压下此事,什么都可以谈。”

    “明白了,父亲。”徐邦瑞重重点头。

    “好了,替为父请昆山使者进来吧。”徐鹏举又长长叹息一声。

    ~~

    熊典史其实也到了好一阵。

    但他只顾着反复练习见了国公爷,该如何有礼有节的交涉,才不损昆山县的颜面。

    还没顾上为被晾了半天而生气。

    等那来请他进去的人,自我介绍说是魏国公长子徐邦瑞时,熊典史惊得登时就忘词儿了。

    在熊夏生看来,魏国公的长子,那就是未来的国公爷……他可不知道在顿饭功夫前,徐邦宁才是魏国公属意的继承人。

    未来的国公爷亲自出来,请自己进去见现在的国公爷。这是何等的礼遇啊?

    熊典史当然知道,人家这敬的是公子。他不禁昂起头,决定进去一定要硬,绝对不能坠了公子的威风!

    所以见了魏国公,老熊忍着没下跪,只是抱拳问安而已。

    却又惊见徐鹏举也起身,也向他抱拳还礼,还为怠慢多日而歉意连连。

    待到请熊典史就坐后,徐鹏举又一指徐邦宁,冷声道:“逆子就在这儿,熊大人只管提走就好,不必客气。”

    吓得熊典史一哆嗦,心说这不是在试探我吧?

    直到徐邦瑞又开口请求,能否随弟弟一同去昆山时,熊典史才相信这不是试探。

    而是魏国公在看了公子的信后,真的就大义灭亲了……

    公子,你真的没骗我!俺老熊真成了大明第一个,成功从魏国公府上抓人的官员了!

    而且就这么成功了。

信管家期货    ps.第四更,没了哈。

推荐投票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