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管家期货

丙字卷 第一百零一节 元春

介绍:本书简介书名:数风流人物作者:瑞根推荐:荐票推荐书签:加入书签举报:

     您现在阅读的是由wxlongma.cn提供的全本小说 - 《数风流人物》 丙字卷 第一百零一节 元春
    “王公和牛公他们是担心马夏在龙禁尉和都察院御史那里胡乱攀咬,而让整个马家都被陷进去?”冯紫英皱起了眉头。

    这事儿还真的有些不好处理。

    他原本心中还颇为高兴,瞌睡来了正好就有人送来了枕头,正说如何和在军中势力颇大的武勋世家们搭上线,磋商达成妥协,这也是他和永隆帝谈及的问题,还琢磨须得要和王子腾好生说一说,这枕头就来了。

    这举债所得如何使用必然是绕不过军队的,这样大一笔钱银,便是兵部也要征求军中武勋宿将们,这涉及到今后相当长一段时间整个兵部开支投入方向,特别是还要涉及到在闽浙两广乃至山东和南直的水军舰队组建,哪一条都要牵扯到军队。

    但马夏这事儿,若是马夏真的不管不顾的乱咬,都察院和龙禁尉能否压得下来,就真不好说了,这就需要包括马家和马夏在内的几方相当繁琐的协调沟通。

    一方面要让马家内部自己按住各种声音,不能乱,还得要要堵住马夏的嘴,避免乱咬;另一方面,都察院那边要协调好,马夏肯定没说的,没准儿还得要弄出一两个人来,才能让忙乎了一大阵的都察院满意。

    另外就是要平衡好兵部、户部和这些军中实力派的的关系了。

    像王子腾、牛继宗、陈道先,甚至还包括自己老爹和陈敬轩这种军队实力人物,未来在这笔收益中如何来争取,都得要好生争执一番,谁都是带队伍的人,这样大一笔收益,若是不能为下边争取一些来,肯定摆不平,弄不好下一步你就干不下去了。

    户部肯定不会答应这样打一笔举债得来的银子都划给兵部,哪里都缺钱,又不是你兵部和九边一家,纵然让你占大头,那这个比例还得要谈。

    同样兵部也需要平衡,不能把划给兵部的银子全都砸到九边上去,既然要开海,那水军舰队组建是必然的,这又涉及到这部分银子的划分比例。

    而划给九边的银子同样需要在辽东、宣大和三边之间来分配,家家都嗷嗷待哺,都得要匀着点儿给。

    哪一样都不简单。

    可以说具体方略还没敲定,也许各方激烈争吵和博弈就要开始,拍桌子摔板凳,甚至割袍断义拔刀相向的事儿都得要上演。

    现在要把军中实力派这一块安抚好,那就必须要依靠王子腾、牛继宗这些人,毕竟这些人在军队中仍然有相当影响力,否则永隆帝也不会如此投鼠忌器,只要一天这部分力量没被他抓住,他都得再太上皇面前规规矩矩,但反过来,这也是收买拉拢这些武勋世家们的一个好机会。

    “紫英你明白就好,马家是个蛇鼠一窝的烂窝子,但现在这关系到我们整个武勋世家的形象,一旦被那些御史们撕开,没准儿会让朝野觉得我们这些武勋世家都是如此,那以后我们这些武勋世家生意尽毁,就真的没法立足了。”

    贾政这番话也是颇为沉重。

    王子腾和他说过,他自己也掂量过,这事儿真的对武勋世家形象破坏极大,所以马尚去找太上皇撞钟,太上皇都不想理睬。

    贾赦也道:“铿哥儿,这事儿不是马家一家的事情,一荣俱荣一损俱损,所以这事儿得帮着压下去,马家也不是不懂规矩的人,到时候也必定有回报。”

    昨日里他就直接找了马尚,马尚忙不迭的应允了,先就送来了五千两银子,和让贾赦喜出望外,所以才格外担心今日冯紫英不来,这事儿没法向马家交代。

    贾政的话倒也还听得,在理,但贾赦的话就让冯紫英有些腻歪了,自己是缺那点儿回报的人么?

    只怕贾赦这厮已经收了那马家的好处才会这般积极,寻常事情这厮哪有如此大兴趣?

    “世伯,世叔,这事儿恐怕不是你我想象的那么简单,马夏贪墨,其中必定牵扯有人,而贪墨回来的银子呢?只是他一房得了?当初他谋得这个宁夏镇总兵据说花了不少银子,而出面运作的就是马尚,谁收了这些银子?涉及到哪些人?御史们恐怕不会轻易罢休,而后这些贪墨回来的银子马尚没有拿?想一想也不可能。”

    贾赦贾政面面相觑,如果要按照冯紫英这么一说,这事儿就麻烦了。

    如果要追究到马夏上任时候的事情,那不可避免要牵扯到时任的兵部官员,这一牵扯开来就难以控制了。

    至于说马夏撕咬马家之人,那都还在其次了,顶多也就是把马家其他几房都给卷进去,但那毕竟是一些龌龊私事,比不得贪墨渎职。

    这等武勋又不像文官还要爱惜羽毛,以免影响仕途前程,马尚这种人本身也没有指望过这些。

    “那依铿哥儿之见,却当如何?”贾政忍不住道。

    “世叔,此事非一时半刻能说得清楚,涉及面太宽,小侄也不敢妄言,不过王公和牛公以及世伯世叔的想法小侄也能理解,好歹冯家也是这般出身,我明白王公和牛公的意思,回去之后,会有安排,这边也请世叔转告王公和牛公他们,此等时候,再莫要别生事端。”

    冯紫英不会给对方留任何话柄,但他也不认为像马家这种货色值得多么看重,只是需要考虑到整个武勋群体的兔死狐悲和太上皇的感受罢了,但这正好可以作为一个武勋群体的交易砝码。

    贾政会意地点点头。

    他也听出了冯紫英的意思,肯定要把这些意思转达给另外一方的人,让他们来斟酌。

    这另外一方的人,可能是兵部张景秋,也可能是都察院的御史们,又或者是内阁阁老们,甚至是皇上。

    难怪内兄说还得要去找太上皇给皇上那边打招呼,否则光靠这一帮子武勋,如何能抵御得住来自这些文官们的压力?

    见贾政点头,贾赦虽然还有些懵懂,但是也知道估计是有希望了,心里也踏实了许多。

    他已经打定主意,若是那马家真的无法脱身,那也不关他的事儿,他出力了,这五千两银子是断断不会退的,若是有好结果,起码还得要在马家身上榨出个一两万两银子才肯罢休。

    主要事情说定,气氛也会轻松了下来,谁都知道这事儿不是一天两天能说定的,没有一两月这事儿是别想有个结果,倒也不急,反正着急上火睡不着觉的也是马家。

    只要有商榷余地,那就好说。

    贾琏和贾宝玉也都隐约明白让二人来参与这等事情的意思,日后免不了他们俩恐怕都要代表贾家处理这等事情,先要學着点儿。

    *****

    “母亲安好?”宫装丽人听闻了脚步声,转过身来,看着自己母亲,忍不住迎上前去。

    “好,好。”王夫人上前握着自家女儿的手,上下打量,眉目间也满是关心,“在太妃那边可曾习惯?”

    “母亲放心,一切都好。”宫装丽人自然就是贾元春,芙蓉粉靥玉白生香,一条淡浓恰到好处的修眉配着一双丹凤眼,菁华灵韵皆蕴其中,略略高挺的鼻梁下那菱形的樱唇微微抿起,笑容里带着雍容贵气。

    “那就好,那就好。”王夫人握着元春的手拉着对方坐下,“这会儿那冯家大郎来了,正和你父亲、大伯以及琏儿、宝玉见面,……”

    “哦?可是那冯铿冯紫英?”元春心中一动,自己还说怎么找机会让父兄去招那冯紫英来呢,未曾想到对方居然就在自己家。

    “是啊,他刚来,你父亲和大伯和他有事情商谈。”王夫人也有些惊讶,自家大姑娘知道这冯家大郎不稀罕,去年大姑娘也曾归家,家里人也就提起过,但那时候都未曾在意,今日这大姑娘脸上的惊讶表情却没有瞒过她的眼睛。

    迟疑了一下,王夫人才又道:“你父亲和冯家大郎商量的事情关系甚大,也想你帮着琢磨一下,……”

    元春斜飞入鬓的修眉微微一挑,“何事?”

    王夫人也就捡了紧要的说了,元春默默点头。

    其实她早已经知晓,甚至此番回来,就是为此而来,但是却不能不装出一副才知道的模样。

    王夫人小心的观察着自家女儿的神色,却看不出半点端倪来,这女儿已经二十了,若是在宫外早已经是嫁做人妇了,可是在宫中却由不得自家了,为此夫妻俩没少相互埋怨,早知道入宫这种吊在半天没个下落,何苦要去撞这等大运?

    尤其是现在皇上已经年过花甲,难道还要去侍奉当今?

    “那冯家大郎听说尚未娶妻?”元春突然问道。

    王夫人一愣之后,想了一想才道:“听说是还未定亲,但是京师城中有不少高门大族和官宦人家都有意,但一来他父亲在边境戍守,二来他本人起初一直是说要满十六岁之后才议亲,所以……”

信管家期货    元春摇了摇头,”母亲,这不过是托词罢了,三妹妹可惜了,宝玉的婚事呢?”

推荐投票目录加入书签